莫干山民宿江湖竞争也就愈演愈烈

 2019-07-02 00:34:31  0

莫干山江湖地位的奠定,离不开“裸心谷”,它不仅为未莫干山的民宿行业输送了很多人才,也奠定了莫干山休闲游的江湖地位。尽管2007年从民宿“裸心乡”成长起来的裸心谷,已经不再是民宿,而是一个度假村。

2012年,大乐之野创始人杨默涵跑到莫干山,自掏腰包住了1晚1300元的民宿,“其实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感觉,但就是卖的很贵。”没过几天,他便拎着两瓶酒上山去找西坡CEO钱继良,想问问有没有可能在莫干山开一家自己的民宿,钱继良的回答是肯定的,这让杨默涵仿佛吃了一剂定心丸。2013年,大乐之野在莫干山开业运营。

同年,莫干山民宿蜂拥而起,几乎所有人都认准了这个小山谷,想趁红海未红之前赶紧进入,民宿间的竞争也就愈演愈烈。

各家普遍面临推广乏力,同质化竞争等一系列问题。可又一波民宿在竞争中,先后跨出了莫干山,将民宿开在了其他土壤上。

这打破很多人对民宿的固有思维,比如无法标准化,无法复制。宜信投资部陈坤铭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研究民宿行业,却发现无从下手。在他看来,民宿硬装和软装其实最容易标准化,难的是菜色、区域间的标准化,因为类同的环境,服务的人才都很难找,大家对民宿的感知也很难达成统一的标准。

但对于民宿而言,最难标准化的是服务。“主人”一直被认为是民宿的灵魂,它奠定了服务的基调,也让民宿区别于传统酒店。但“主人”无法复制,这造成了民宿只能“小规模”发展的特性。

西坡从人入手,设立“管家”,这成为了一种讨巧的办法。韩力就是西坡的一名管家,他有很多独立行走的经验,跟他交谈,你会真实感受到在路上的意义。这当然是一个好管家,但即便是这样的管家,也需要培养,来达到专业度的契合。

“管家是一个民宿的核心,要给客人一种亲切自在的感觉,但也要专业。”在刘杰看来,管家的专业分为自我认知及行业认知。管家不是技术密集型行业,而是一种服务态度,只有对管家工作、对行业有了正确的认知后,一个能让客人记住名字的管家才是好管家。

不管是西坡还是大乐之野,二者都毫不吝惜对于人才的培养。不仅先后成立了民宿学院,为行业储备专业人才;在提升自己品牌影响力的同时,也不断聚集了一批有能力的专业人士。包括刘杰,也来自于顶级度假酒店安缦。

对于最好标准化的硬件,西坡和大乐之野都选择了独栋别墅。因为不同于酒店的产品,民宿更像是在销售一种社交空间,与3~5个好友、家人朋友在一栋房子里聚会,营造出一种独特的私密感。西坡也从最开始的单栋别墅4间房,到现在整个莫干山地区7栋别墅28间房;紧随其后的大乐之野在莫干山也先后改造了6栋别墅。

去他乡的家

©Copyright 2018.01 qutaxiang.com 去他乡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433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