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两万多家民宿因‘五证’不齐全无缘五星级名单

 2019-07-02 09:14:52  0

  民宿,作为个性化标签的新业态,近年来成为旅游业的消费新热点。

  有着“中国民宿第一城”之称的成都,不仅拥有超过2万家民宿,更是长期位居消费者心中的“C位”——在短租预订平台途家网根据订单评出的2018年境内最受欢迎的民宿城市中,成都蝉联首位。

  然而,在近日启动的全国首批高星级旅游民宿评价中,成都一大批名声在外的“网红”乡村民宿却因证照不全纷纷未能被推荐候选。

  合规证照办理难,这是当前制约民宿业发展的最大痛点。为破题乡村民宿发展瓶颈,今年4月,成都彭州首次对民宿产业项目进行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颁发40年不动产权证。这被解读为应对民宿经营头号难题的破题之举。

  产权改革能给民宿经营者带来安全感吗?看似繁花似锦的民宿产业发展还有哪些痛点急需突破?连日来,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前景看好、全国各地纷纷尝试民宿规范破局的当下,民宿合规化经营未来还须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破题。

  成都超2万家民宿仅3家候选五星级

  “网红”民宿纷纷无缘

  今年,文化和旅游部启动了首批高星级旅游民宿评价工作。经过前期对标,成都市都江堰市青城·见素山居、成都市彭州市无所事事(梧桐)、成都市崇州市道明竹里等3家民宿被推荐候选全国首批五星级民宿。

  “这3家民宿都是按照《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修改版)》行业标准及评定工作相关规定,经前期对标核查后确定的。”对这一结果,负责推荐评选的成都市文广旅局相关负责人却颇为遗憾。2018年成都市以民宿(含客栈)或短租共享住宿设施名义登记的经营单位已经突破2万家。本以为符合五星级标准的民宿会让人“挑花眼”,但现实却是不少“遗珠”无缘进入推荐名单。“不是因为规模,就是‘五证’不齐全。”。

  拥有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的龙泉驿区,是成都传统农家乐的聚集区,更是涌现出两忘小院、云里小坐、上山见、驿宿、艺苑、等风来等抖音“网红”民宿。这些“网红”民宿,无一入选此次全国高星级民宿评选推荐名单。

  “很遗憾,合规证照不全。”胡南是龙泉驿区“网红”民宿驿宿的经营者。2016年,从事雕塑行业的胡南和丈夫在龙泉驿租下几间房,这就是驿宿的雏形。随着对设施的逐步完善,这里成了同行的聚集地,去年开始面向市场接待游客,预订供不应求。然而,令胡南尴尬的是,至今驿宿依旧没有取得正规的经营资格,“因为房子是租来的,无法达到消防要求。”

  未来的经营有保障吗?敢加大投入、扩大规模吗?除了这些顾虑,还有一样是胡南一样的民宿经营者们必须面对的,那就是资质问题会影响民宿的品牌树立,而这是民宿发展生存的根本。

  产权破题

  彭州宅基地腾退入市 莫干山组团来学

  在成都彭州,为了发展当地的乡村民宿业,针对乡村民宿的产权改革探索已经拉开。

  今年4月底,成都市鹿野小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余勇一下拿到三个“红本本”——位于彭州市磁峰镇石门村6组的3宗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的《不动产权证书》。这是当地给乡村民宿经营者颁发的第一批《不动产权证书》,却搅动了整个成都民宿界。

  余勇流转的三宗土地均位于彭州打造的首个民宿产业园——“龙门山柒村”精品民宿产业园。这也是该产业园首批获颁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不动产权证书》的地块。“龙门山柒村”精品民宿产业园规划面积18.7平方公里,位于龙门山湔江河谷生态旅游区的核心地带,不仅有山、林、溪、竹等优良自然资源,还有一系列保障措施。

  在土地方面,彭州市通过宅基地腾退,整理出该区域内的建设用地所有权和流转土地使用权,可对民宿从业者实现“点状供地”,符合要求的投资人可通过转让取得目标土地的产权。在基础设施上,彭州市文旅公司投入1亿元对核心区基础设施进行改造提升,包括给排水、配电、通信等。

  磁峰镇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磁峰镇已完成农户宅基地自愿腾退13宗、6432平方米,村集体建设用地有偿流转1宗、1162平方米。

  被这一产权改革吸引而来的民宿经营者并不在少数,主打山居特色腔调的成都知名民宿品牌上山上也将彭州确定为其下一个系列的主战场。其负责人周绪告诉记者,如果农村的宅基地能成为民宿主的不动产,民宿主会更愿意以购买的形式而非租赁,“因为在民宿修建、装修的过程中,设计也会更大胆一些,投入的放心度会好一点。”

  “目前,我们已经引入浮云牧场、拾光、上山上、小茶院等国内民宿TOP50的10余家品牌入驻。”彭州市文化体育和旅游局副局长马小明认为,对农民宅基地进行有偿腾退,最大程度减少了投资者承担的风险,让其更放心地进行建设和经营。效果也很明显,这对于彭州发展民宿集群,并对最终形成“东有莫干山,西有龙门山”的全国品牌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让马小明更高兴的是,在彭州对民宿产业项目进行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颁发《不动产权证书》后,就连民宿界的“网红鼻祖”莫干山都组团前来学习。

  进入合规有序经营轨道

  乡村民宿还需进一步“松绑”

  打破了产权的瓶颈后,是否意味着乡村民宿合法合规经营就拿到了“通行证”?答案也许没有那么乐观。马小明告诉记者,在民宿经营者的反馈中,没有了产权问题后,还有特许经营许可证等证照手续难办的现象存在,还需要进一步“松绑”。

  这并不是彭州民宿经营者碰到的独有难题。“分析这次龙泉驿区无一家民宿进入全国首批高星级民宿推荐名单的原因,我们发现有一个共性的问题,那就是证照不全的问题,五证难办,特别是消防。”成都市龙泉驿区文化体育和旅游局副局长徐漫红坦言,民宿是不同于传统旅馆业的特种行业,特许行业经营许可证卡壳,几乎所有乡村民宿处在无证经营的尴尬境地。

  据业内人士介绍,民宿至少需要取得卫生许可证、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特种行业许可证、食品流通许可证或餐饮服务许可证,以及消防检查合格意见书,“但想要按照规定拿到这些证,难度不小。”

  我发现,破解民宿迅猛发展与无证经营之间的困局并非没有借鉴,全国各省市均进行了一些尝试。

  浙江莫干山早在2014年就做出尝试,针对《消防安全许可证》难办问题,当地政府对民宿和宾馆的审批标准进行区分,民宿消防由公安部门进行验收,并在验收现场根据情况判断是否合格。

  去年初至今,上海、南京、海南、成都、台州等地先后出台了《关于促进乡村民宿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包括优化证照管理主体,进一步明确民宿申报管理相关职能部门、管委会的工作职责,厘清工作流程已成共识。

  专家:

  乡村民宿进入高速发展期,管理职责分工仍存空白

  “乡村民宿已经成为当前旅游业发展的一种崭新业态,但同时也已经发展到了必须要规范发展的阶段。”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的观察中,全国乡村民宿高速扩张的同时,也面临“如何驶入合规有序发展车道”的问题。

  “成都作为农家乐的发源地,在促进民宿业良性发展方面走在全国前列。”吴丽云认为,成都彭州乡村民宿产权改革,是地方政府与民宿行业共同探索的破局之路,具有很好的示范意义。从全国角度看,全国乡村民宿资源空间分布不均衡,民宿资源开发层次低,水平不一。比如浙江、云南、成都等民宿集中区域发展迅速,为促进民宿健康有序发展也作出了不少有益尝试。但遗憾的是,全国大部分城市对于民宿发展合法合规的管理职责分工,尚属空白,“甚至很多地方的民宿经营者并不知道自己的‘娘家’是谁,各种证件要去找哪个部门办理。”

  在谈到乡村民宿未来走向时,吴丽云表示,其前景大有可为。“我体验了很多国家的民宿,可以预见,中国的乡村民宿发展到当前已经进入高速发展期,未来将充满机遇和挑战。”吴丽云认为,民宿未来发展前景广阔,可以为乡村振兴提供支持。

  不过她也告诉我,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快速发展后,乡村民宿也将迎来调整阶段。“会有冷静期,出现优胜劣汰,民宿经营者和政府部门需进行调整与思考,考虑当地民宿未来发展方向的清晰路径,明确权属,试验性地探索更丰富的旅游业态。”

去他乡的家

©Copyright 2018.01 qutaxiang.com 去他乡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433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