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民宿好火爆!订单量居全国之首 有人打飞的来住只认一间房

 2019-05-25 18:57:31 2

7月23日,来自上海的高小姐在成都三圣乡的禅边小院等待管家为她做午饭。“住民宿最大的特点就是人情味”,高小姐说,今天是她生日,为此管家专门为她做了一碗长寿面。

禅边小院只是成都上万家民宿之一。业内人士普遍估计,目前成都的民宿成喷涌式爆发增长,从两年前的800套增加到现在的1万套,增长约10倍,仅今年上半年就增加到了3000套。

近日,途家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民宿旅游报告》显示,成都民宿订单量居全国之首,超越最先起步的杭州和三亚。

案例

从杭州打飞的来成都,只为住民宿

民宿沐念居的老板啾啾将自己画的木板画发了一条朋友圈,远在浙江杭州的罗先生点赞,啾啾于是邀请罗先生来成都玩。“过段时间来。”罗先生说,如果这一次旅途成行,将是他第四次到沐念居住宿,不为一座城、不为一处景,只为了一间民宿。

沐念居是啾啾和爱人何三七创办的民宿,位于彭州的街子古镇,一个月之前,刚从青城山搬下来,“我们也没有想到这么多人愿意来住,干脆搬下来做间民宿。”

2015年5月,啾啾从四川大学退学,与何三七携手每年花6000元,在青城山的一个隐蔽树林租下一个一套三的农家小院,打造成一个工作室,本意只想不被外界打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啾啾喜欢做衣服、画画,何三七好茶、热爱音乐。不料这样的生活方式拍照传到豆瓣网,留言来居住的游客纷至沓来,罗先生就是其中一个,第一次来,整整住了一个礼拜,啥都不干,没有电视,就是睡觉、和主人聊天、看看书、转转山。

“感觉特别好,特别安静,心彻底放松下来。”罗先生说,主人随性,对房费不开价,住了7天罗先生给了2500元,“觉得特别值得,很羡慕也想支持这种生活方式。”此后的2016年,他又先后来了两次,每一次坐飞机来,不为景不为吃,只为了这一间房这一对人,“现在他们从山上搬下来,今年还是要去。”罗先生说。

啾啾和何三七将沐念居从青城山搬下来,房间由原来的两间增加到了7间,但是在两人看来,做民宿并不为了挣钱,这只是两人的一种生活方式,顺便带着客人一起玩。“我们不要求很多的客人,喜欢自主性的客人,顺便可以帮我们干点活。”啾啾说,带不带客人玩,完全看两人心情。尽管如此,还是挡不住客人的询问,沐念居装修一个月,入住了8个人,是前来咨询客人的一半。

“看着不喜欢的,气质不合的,我们就说已经客满。”何三七说,两人东挑西选能入住的客人寥寥,不过两人依然不担心盈利问题,他测算过,沐念居每个房间200多元,周边的民宿普遍营业额为10万元,两人挑剔营业额折半,加上卖衣服卖茶的收入,也足够维持民宿的运转。“根本不担心,只要主人好,民宿有特色,来的人多得很,我们反而担心被客人吵。”

算账

“经营三套房,等于白领一月收入”

只要民宿有特色、主人有情怀,即便不营销,许多民宿一房难求。三圣乡的禅边小院主人有三名,一名是摄影师、一名以前做餐饮、另外一名是装置文创人员。

“最初三人只想做个文创工作室,但是发现民宿实在太火了。”禅边小院的管家阿强说,三人投资400万元打造了一个有7个房间的农家小院,去年年底正式开业,开业以来只在携程上线,日前入住率达到65%。“目前还没有担心过客源的问题,更专注于客人的满意度。”阿强说,禅边小院平均每个房间700元,餐饮为300元/人,按照目前的入住率,预计三到五年可以回本。

有成都城市民宿界“网红”之称的张小蛮(化名)有更加精准的测算:经营3套房子一个月的收入等于一位白领。张小蛮是成都最早进入民宿的房东之一,两年前拿出自己两套位于春熙路的闲置房子做民宿。“以前是做长租,套三的房子一个月2500元/月,后来看到小猪短租的广告,让客人住进你家里,觉得挺有意思,就开始自己做民宿了。” 张小漫说,一套房子纯利润为3000元/月,如果有三套房子,收入基本等于一个成都白领。

做了一年之后,发现利润可观,他以2500元/月再次租了两套房子,目前手中经营的房子达到了4套。“兼职做的基本都是2套到3套,全职做7套到8套,如果有家人帮忙可以达到10套。”张小蛮说,这个数据是既能保证和客人有一定的沟通,又能保证性价比较高的收入。

张小蛮说,目前成都做民宿的房东有专职和兼职两种,主要人群为自由职业者、媒体人士、IT网络人员、退休教授、以及公务员等。“这些人普遍文化水平较高,有一定情怀追求。”

入住民宿,区别于酒店最大的不同,就是和房东的接近性。“我也是第一次住民宿,感觉更多人情味,你的个性化需求能够得到更多满足。”7月23日,在禅边小院入住的上海客人高小姐说,她来成都四次了,每次都住酒店,这一次在朋友推荐下住了禅边小院感觉非常不错。“与上海完全不一样的小院格调,结合四川的茶文化和饮食文化,得到了彻底放松,很快就融入了成都。”

探因

成都土壤适合生长,民宿订单量第一

房东纷纷入局民宿,源于需求的爆发性增长。

日前,途家发布了《2017年上半年民宿旅游报告》,途家全国上半年的订单总量显示,2017上半年入住最多的民宿目的地城市中,国内TOP10城市排名为:成都、三亚、北京、上海、重庆、广州、西安、厦门、杭州、青岛。

“途家最早发源于三亚,房源三亚最多,但是成都的订单量,居全国第一。”途家业务发展部西南区域总经理谢佳分析说,随着消费升级,旅游出行需求越来越个性化,标准化的酒店服务已经不能满足游客的需求,特别是家庭和团体化的出行,对旅游质量有着更好的要求,成都民宿不是最早发展的,但确实是发展最快的,这源于成都民宿很好的生长土壤。

第一,成都旅游圈发展较为成熟,有相应的各种配套;第二,成都文化底蕴深厚,市民热情好客,喜欢闲适安逸的生活方式;第三,成都城市包容性很强,容易接受新鲜事物。

正因为此,成都民宿遍布在各种交通枢纽区,主要包括春熙路、宽窄巷子、各种客运站和青城山、峨眉山周边旅游景区。“这些地方设施配套齐全,又有较好的文化氛围。”谢佳说。

张小蛮则认为,民宿源于日本,到了成都演变为两种形式,第一种以城市民宿为主,主要集中在春熙路、宽窄巷子等地商业圈,客户群体定位为外地来蓉旅游的客人;第二种为乡村民宿,主要集中在成都周边及附近旅游景区,以成都客人为主。

北京路客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成都运营经理李冬则认为,这与目前闲置房产增加有关。“与长租相比,民宿明显有更大的盈利空间。”不管如何表述,成都有适合民宿生长的土壤是业内的共识。“成都的文化环境、生活方式以及较为宽容的政策环境,都非常适合民宿的发展。”

行业

成都民宿爆发式增长已达1万套

各式房东的入局,需求的增长,带来民宿的爆发性增长,虽然无官方数据,但是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从途家、路客以及其他多位业内人士获知,目前成都民宿已经达到1万套。

“两年前刚开始做的时候成都有平台发布的数据是800套,现在应该在1万套以上,甚至仅仅今年上半年就增加了3000套。”张小蛮说,他除了经营4套房子之外,还运营了两个民宿公众号,有两个500人的房东群。1万套这个数据,得到多方业内人士的证实。途家成都公关经理表示,途家在四川房源数超过1.2万套,成都数量接近1万套,其中,商户(房东自营)房源比例占85%以上。

行业的快速发展,带来经营模式的一些变化,除了途家、蚂蚁短租和小猪等传统模式之外,出现了第三方机构专业托管方。以途家为例,谢佳介绍,途家有三种模式,第一自营 ,第二加盟,第三是商户和房东自己经营,平台上线,途家抽取佣金。

北京路客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是专注于托管的一个公司,其口号是做精品共享民宿,于去8月份入驻成都,其模式就是房东负责出钱,路客派出助理房东进行运营房子,从中抽取管理费。

各式人马入局民宿产业,是否给原来的龙头老大带来压力。“现在我们已经签约还未上线的房源还有1万套,我们有先发优势,欢迎大家一起把这个民宿蛋糕做大。”谢佳说。

张小蛮认为,民宿品牌化和专业化是业内的共识,目前民宿短租市场出现了一定的联盟趋势,主要表现为,运营能力强的房东牵头,将分散的房东联合起来,在装修设计、保洁、临时托管等方面合作,寻找资源大家共用,提高专业化水平,客源互相调剂,线上线下协同,甚至共同打造品牌,房东则专注于接单与接待,这样既形成了一定的后台支持保障资源,降低成本,又最大限度地发挥各个房东的特质与优势。

监管

无定义,有隐患

争取标准化成为行业期盼

民宿快速发展,数量成几何数量级增加,却引发了一阵担忧,其根本是民宿没有标准,甚至对于民宿的定义,都各有不同。在成都,即便业内,定义也有各有不同。

民宿经营者何三七认为,民宿的落脚地首先在于民,然后才是宿。“有民才有宿,如果主人都不在屋子内,客人如何感受主人的服务,客人想到民宿来住,就是短暂地体验主人的生活方式。”

路客和途家也同意民宿售卖的是情怀,与酒店不同的是,客人与房东的接近性,但是这种接近性不是通过房东与客人的接触,而是通过房屋的设计与装饰来实现。

定义的不同,民宿的无标准化,引发了行业的担忧,甚至民宿是否合法化都是一个问题。

“成都是一个比较宽容的城市,只能说没有禁止,但是也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说是鼓励发展。”张小蛮说,民宿缺乏标准,门槛较低,不少原来的客栈和农家乐只是改个名字,就变成了民宿。“这样的结果就是拉低了民宿的行业标准,使得民宿变成烂大街的一个东西。”

谢佳认为,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也带来不少安全隐患,“民宿入住没有像宾馆一样,实行身份证入住,消防设施也没有做硬性的要求。”

今年5月,Airbnb爱彼迎与成都签署战略合作意向,被业内认为是积极的信号,不少业内人士成立成都旅游协会度假租赁分会,筹备制定民宿行业标准。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钟美兰 祝浩杰

去他乡的家

©Copyright 2018.01 qutaxiang.com 去他乡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43397号